送彩金的网站

换个姿势看新闻,换个态度玩吐槽
页面二维码

分享文章到微信

分享到:

皇上又吃醋了大结局阅读-皇上又吃醋了最新章节列表

2017-11-24 12:41:04 浏览次数:1197

导读 : [db:简介]

(原标题:皇上又吃醋了大结局阅读-皇上又吃醋了最新章节列表)

皇上又吃醋了大结局阅读-皇上又吃醋了最新章节列表

皇上又吃醋了

皇上又吃醋了

小说试读:

  还没死?脑中传来知觉,苏宓瞬间睁眼,匕首划过手腕的剧痛还在,可是,可现在这是在什么地方?青山环绕,两旁柳树轻栽,近在眼前的则是两处新坟,泥土微润,白幡铜钱,坟前的香刚燃过一半。

  苏宓眨了眨眼睛。

  自己不是自杀了么?就算没死,也不应该在这,这里哪?

  苏宓茫然四顾,看到自己手的那一刻身子一僵,手腕皓白,纤细的指尖粘上了些许泥土,这不是自己的手,这双手漂亮是漂亮,可她指腹微带薄茧,根本不是自己的手,自己养尊处优多年,怎么可能还有茧子!

  “宓丫头?”

  苏宓正惊恐之际,身后突然传来试探般的呼唤。

  苏宓瞬间回身。

  一名寻常农妇打扮的布衣襦裙妇女上前,见苏宓回头,笑呵呵道:“我怕你又哭晕在这了,所以来瞧瞧。”声音很爽利,苏宓看着她的眉眼,久远的记忆慢慢浮起,苏宓呼吸滞了滞,不可置信道:“代婶婶?”

  代婶婶应了一声,见苏宓双眸呆滞神思恍惚的模样,弯身,一把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,不赞同道:“我知你心里难受,可你父母终是去了,时间也过了两个月,你若是一直折磨自己,他们在地下也不会安心的!”

  父母去世两个月?

  自己,回到了十年前?!

  自己明明是自杀了,怎么就,怎么就回到十年前了呢?

  代婶婶见苏母眸色呆滞,原本就清瘦的人儿更瘦了,脸色白的吓人,脸更是小的一个巴掌都比不过。心里重重叹了一声,这孩子是个孝顺的,日日都在坟前祭拜,数次都哭晕过去了,孝顺是好事,可也不能这么折磨自己不是?

  本想再说,可见苏宓脆弱苍白的模样,到底闭了嘴,扶着她慢慢下山。

  苏宓脑子一团乱,麻木的随着代婶婶的步伐下山。

  临近山脚,熟悉的村落展现在眼前,而当村尾数年都枝繁叶茂的大榕树出现在苏宓眼前时,苏宓是真的信了,相信自己回到了十年前。

  苏宓再次站在苏家门口,已经金乌西坠,苏宓站在门前,迎着绚丽的晚霞看着门旁的苏宅二字,长形方正红木,篆刻行书苏宅二字,脚步,竟有些迈不动了。代婶婶以为苏宓是还没回神,殊不知,对苏宓来说,已是十年后了。

  这十年,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,春河村苏宅的过往,记忆早已淡泊。

  可现在,站在苏宅门口,苏宓脑中自动浮现了当初建大屋时阿爹阿娘脸上的高兴,也记得这块门匾刻成时阿爹想着对自己说,【宓儿本该是大家小姐的,阿爹没能耐,只能照葫芦自己弄一个,宓儿别嫌弃。】

  ……

  苏宓站在门前久久不动,代婶婶疑惑的看着她,道:“怎么了?”苏宓回神,摇头,抬脚。

  苏家不缺钱,房子也修的气派,三进三出的院子,白墙青瓦,前院阔朗,墙下还从别处移来了枝繁叶茂的石榴树来,盛夏时绿叶葱葱郁郁盖了一地,瞧着又喜气又凉爽。

  苏父苏母都是地道的农民,可两人坚定认为苏宓本该是大家闺秀,什么都想给她最好的。苏母也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,说那些大家的小姐们都爱花草,整日花香为伴,便寻了蔷薇,为苏宓弄了一处花墙。

  现在正值初春,蔷薇还未盛放,翠绿的嫩叶爬了一墙篱笆。

  苏宓眸色顿了顿,继续往前。

  走过石板铺就的短路,抬眼便是正厅,苏父苏母性子都大气也爱阔朗,正厅修的很宽,摆两套桌椅都绰绰有余,苏母爱洁,总是收拾的干干净净,一丝尘埃俱无。可现在,红木整套的桌椅已蒙上了一层薄灰。

  代婶婶见怪不怪,这宓丫头天天去哭坟,哪里有空管家里?见她还是神思不属的模样,道:“我扶你去小楼,你睡一会吧。”

  小楼?当年的闺房?

  苏宓随着记忆,鼻尖泛起好闻的木香。

  绕过前面的院子,穿过青石板路,然后便见一片葱郁的竹林,竹叶错落间隐隐可见小楼飞檐,苏宓脚步不可察觉的一顿,然后轻轻挣开代婶婶的手,一步一步往着小楼而去。外面是竹林环绕,楼前则是花香满溢。

  小楼前种了各色的花卉,现已初春,花苞已展,各色形状不一,虽未盛放,但已可预见盛夏时是怎样的美景。苏母专门问人打听的,说竹林虽风雅,但蚊虫众多,又去寻了好些既能驱蚊又好看的花儿来。

  苏宓站在楼下愣神。

  真的是自己屋子,没想到还能再回这栋小楼。

  苏宓稳了稳神,推开了雕花镂空木门。

  门扉咿呀打开,入目便是空旷只有前方布了一层薄灰的楼梯。苏宓住在三楼,而一楼二楼,苏母当初说以后有了外孙再布置。苏宓抬脚慢慢往上,苏父苏母什么都想给苏宓最好的,就连楼梯也都不意外。

  木质扶手被苏父精心雕刻了花卉,花朵都是镂空,这边是蔷薇,转角便是绣球花,一朵接着一朵,用花儿为苏宓铺了一层又一层的路。苏宓脚步越来越快,最后竟是小跑的上了三楼,深呼吸一口气,推开了房门。

  进门便是五蝠抱寿桃屏风,屏风用楠木整雕,上面的蝙蝠,寿桃,全是苏父一刀一刀刻出来的,苏宓生的弱,苏父盼她身子康健,盼她长命百岁,用了三个月的时候为她雕了这一屏五蝠抱寿。

  整个屏风着的色是红漆,蝙蝠的棕黑,寿桃的红白,极其漂亮。

  再往前便是苏宓的红木拔步床,两边凭栏遮挡,中间木子流苏,床边还放了姑娘家的梳妆台,妆匣铜镜各个不缺。

  看到这些,记忆纷纷涌上,苏宓仔仔细细的看,一件一件的和记忆中的闺房做对比,自己,真的回来了……

  代婶婶见苏宓竟是痴痴傻傻的模样,好好的一个闺女,才两月就成什么样了,可不能让她这样了!也顾不得她心伤未愈的模样,道:“宓丫头,你听婶婶一句劝,你真的不能再如此了,再这样,你的身子都跨了。你本来就生的弱,再这样下去,你是要跟着你爹娘走么!”

  代婶婶有些气,说话也重。

  苏宓回神,看代婶婶有些生气的模样,顿了顿,才犹豫道:“婶婶,我知道了,我以后不会了。”当皇贵妃太久,说话的措辞都与村民不一样,苏宓宁肯少言免得叫人生疑。

  苏宓是真的生的好,白白嫩嫩的小姑娘,标准的瓜子脸柳叶眉,最出彩的便是一双眼睛,水灵灵的盛满了灵气,现在虽瘦弱,更添了几分弱柳之风。代婶婶原本还要再说,可见她眸色微微祈求。

  这嘴是怎么也张不开了。

  生的太好了,都不忍心苛责她!

  摇头,“罢了,你这个小丫头性子的执拗我算是领教了,我只盼你记得你刚才说过的话,我也不念你了,你睡吧,晚饭我来叫你。”

  也不用苏宓用,自顾自的下楼了,一边下楼还一边想,哎,怎么自己就生不出这么水灵的丫头呢?苏家两口子容貌也不出众,怎么苏宓就生的这般好呢,一点都不像农家的姑娘,比县城里的姑娘还好看咧。


精彩推荐